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腐の年华

腐道万岁~\(≧▽≦)/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属性:美型控腐女...... 喜欢动漫,小说,音乐......睡觉......嘻嘻...

【转载】《治不好你给他陪葬》。。。(原创短篇)  

2011-02-15 17:12:24|  分类: 和腐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很萌的一个短篇~~~

 

 

  成小归的爹爹是太医,爷爷是太医,爷爷的爷爷也是太医。
  
    太医是个高危行业,在职期间要神思清明、决断无误不说,碰见个头疼脑热的,要听外行人紧张的咆哮,碰见个伤重难治的,连罪魁祸首也要咆哮。时时刻刻都是一句词:“治不好你给他陪葬!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是成家一脉单传的独苗,故而家里人煞费苦心地给他取了这名字,盼他日后正式上岗,日日得归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十岁那年,跟随父亲去给皇后娘娘接生。碰上难产,皇后这样的大家闺秀也叫得惨厉粗犷,皇上边向外撤边冲他们吼:“朕要母子平安,治不好你给她陪葬!”
  
    忙了一夜,皇后娘娘嗓子都哑了,所幸母子无事。生出来的小皇子软软的粉粉的,成小归搂在怀里,忍不住在他圆滚滚的脸上戳了戳:“为了你,差点赔上老子的命。戳你,哼!”
  
    小皇子名叫朱小明,是皇上的第一个儿子,自然如同明珠,备受宠爱。连带着成小归一家也备受刺激。
  
    “治不好你给他陪葬!”成小归答道:“回娘娘,殿下只是偶感风寒,喝下这副药就好。”
  
    “治不好你给他陪葬!”成小归答道:“回皇上,殿下只是自己咬伤了手,绝非利器所伤,只要三日不沾水,不涂药也能好。”
  
    “治不好你给他陪葬!”成小归答道:“回嬷嬷,小的也不知,这进贡的珍珠粉能不能洗掉……”
  
    “治不好你给他陪葬!”成小归答道:“回公公,殿下只是吃撑了……”
  
    乘着没人的时候,成小归就报复还不会告状的朱小明:“都让老子给你陪葬呢!戳你戳你!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就在这样残酷的环境里日日去太医院上岗,日日平安归家,日日长大了。而朱小明学会了走路,学会了说话,也学会了不咬伤自己,不把自己吃撑,所以成小归见到朱小明的机会也越来越少,戳他的机会自然就更少了。
  
    再后来,是朱小明背书不出手上受了戒尺,朱小明练武过猛扭伤了脚踝什么的,朱小明那时已经有些深沉,没人的时候便用深黑的眼睛瞅成小归,警觉得让成小归总也寻不见戳他的时机。
  
    不过还是有得手的时候,因为朱小明不睡则已,一睡就睡得很沉,绝对戳不醒。成小归一边戳他一边偷笑:“哈哈,神气什么,还不是会挨老子的戳?”
  
    待到皇上驾崩,朱小明即位以后,就越发见得少了,偶尔见到,也是威势之下,恭恭敬敬。成小归想皇宫内苑果然是虎狼之地,能把一个小小少年潜移默化,慢慢变成一个看不透猜不着的翻云覆雨人。
  
    “陪葬”什么的话听得也就少了。谁敢在一个喜怒难测的皇上面前出言不逊,这不明摆着是咒皇上么?
  
    有时碰见什么头疼脑热的,召了成小归进寝宫,恰巧都是深夜。朱小明屏退了所有人,闭目仰躺,一言不发。成小归自己在心里纳闷,要是不想见太医,悬丝诊脉不就行了?
  
    寝宫里安静得很。断了诊开了药,一抬头皇上已睡熟了,想必累得狠了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没往“对自己不设防”那层上想,只是想,皇宫里太医难,做皇上也不容易。他良心发现,在戳与不戳之间犹豫了好久,最后在他脸上轻点了下,也就算了。

这一回又是刚刚起了睡意的时候被召进寝宫,薰香缭绕,玉屏半张。皇上着单衣躺着,丝绸贴着身,已是修长健硕的体态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跪了地行了礼,走近了,看皇帝陛下英俊的脸上顶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。
  
    “朕近日头疼得紧……”朱小明陛下虚弱地说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想,这不明摆着么,疲劳过度了。边境起了战事,这年轻的皇帝为此奋战数月,还通宵了好几夜。
  
    如今既是大胜了,还不赶紧睡?
  
    成小归刚想说“多休息就好,臣先告退”,皇帝陛下的玉手已横陈在他面前。无奈,只得把手指搭上去,贴着他手腕。
  
    “咳,陛下前些日子国务繁忙,如今……”
  
    “朕还胸口疼。”
  
    “啊?”成小归愕然。
  
    睡眠不足还会胸疼?这可是奇怪。成小归起了点兴趣,疑难杂症什么的,最好玩了。
  
    只是病人已经躺下,又不可能屈尊重新坐起。成小归只好稍做请示,将皇帝陛下的衣扣解了,俯在他胸前仔细审视毫无瑕疵的皮肤,他微凉的发丝垂下来,挡住了朱小明陛下的视线。
  
    心跳有力,略微快了些,那也没什么。成小归皱眉沉思,这可怎么办?
  
    正在支吾,朱小明陛下又开了尊口:“朕眼睛干涩。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松了口气,眼睛干涩是正常的,回去配点药敷消消黑眼圈还是做得到的。
  
    “你给朕看看。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无奈又俯身,这回是近距离地看眼睛,忽略了黑眼圈,皇帝陛下的眼睛还是好看的,深黑深黑的,说是干涩,其实看起来还是润泽的。唔,还像镜子一样倒映着自己的脸。恩,自己的下巴长得不错,鼻子也挺……
  
    “爱卿觉得如何?”沉沉的声音响在耳边,近得呼吸之气直灌进耳朵里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痒得一缩脖子,回过神,在心里大骂自己白痴,四目相对,光给自己照镜子了。他尴尬无比,随口胡诌,还什么“真龙天子,目中玄机无限”之类凑了凑字数,终于一套说完,清清嗓子道:“先父临终前授予微臣一帖明目膏,微臣……”
  
    “微臣回家拿”的话刚要出口,那边的尊口又幽幽地开了:“朕似乎腿也不适。”
  
    今天这是怎么了,好好的不睡觉,还扰人清梦。这不明摆着是耍太医我玩么?成小归暗自下决心,待会开完药方,若是见朱小明睡了,定要狠狠戳他。
  
    不过眼前的关很难过。腿这位置,不上不下的,往上撩裤腿是不成的了,还得脱裤子。四周静谧无声,宫女什么的都散了,成小归多少有些尴尬,又有些敬畏。毕竟是皇上,毕竟是脱裤子。
  
    这么想着,迟迟下不去手。
  
    “其实也没什么……”皇上道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“嗯”了一声,兀自内心挣扎。
  
    “只是明日那些蛮夷的使节要进宫议和,今后几日接待,少不得要骑马、比武,以彰我国威……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握拳,接下来的话不听也知道,要是到时候这腿给不了力,成小归太医就得给战死沙场的千万兵士陪葬去了。心一横,老子脱就是了!老子还给你娘接生过呢!大不了就先你的皇后,脱了你裤子了!
  
    他闭目使劲一扯,“咝啦”一声,然后感觉到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头发:“扯破了……”
  
    讶然回头,皇帝陛下已经坐了起来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眨眨眼睛:“陛下不腿疼……么?”

    朱小明的腿结实有力,全没毛病,此刻正夹着成小归的手:“你戳戳也就好了。”
  
    “哎?”
  
    “你从小就戳朕,以为朕都不知道呢?”
  
    “啊?”
  
    “朕那是忍着而已。”朱小明陛下凝视着成小归,虽然顶着黑眼圈,自言自语起来还是颇有威严,“没做皇帝的时候得忍着,权力不稳的时候得忍着,打战的时候也得忍着……”

    “啊!”成小归的手被夹在两腿间,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变化,顿时惶恐得要命:“陛下花样年华,身体强健,微臣这就去寻宫女……”
  
    “寻什么?要不是大将军把女儿都快推到我寝宫里来了,我会这么急着培养新将领去打战,去夺权?”成小归和朱小明挨得很近。莫非他这黑眼圈,不全是为国为民?
  
    “那陛下……如今大权在握,夙愿已成,微臣恭请陛下好生休息……”
  
    “朕睡不着。”
  
    “微臣可以给……陛下……开副宁神的药……”成小归两股战战。
  
    “爱卿,你知道朕为什么睡不着么?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马上配合地摇头。陛下,咱做太医的可不能越俎代庖啊!
  
    朱小明伸出一根修长的食指晃了晃:“因为大业已成,小仇未报。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顿时五雷轰顶,自己……怎么就被人惦记了这么些年?!
  
    暗夜的寝宫,一个恐怖的影子向着成小归太医俯压下来:“你说……要怎么让我戳回来?”
  
    成小归面色如土,内心大喊:苍天啊,当年就让我给他陪葬吧!!!
  
    就这样,成小归的残酷太医生涯一直持续着持续着,直到他变成了成大归,成老归,只不过那是后话了。
  
    蛮夷使节离京后,成小归就因为治好了皇上的失眠症,奉旨做了太医院的统领。皇上特令,让成小归只给身体健康的自己看病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成小归的成活率要比其他太医高得多了。至少成小归是不必再给那些乱七八糟、无理取闹的皇亲国戚陪葬了。
  
    其他的太医都羡慕不已。可是大家也没想明白,为什么这么好的事,偏偏就摊上了成小归呢?要说这专职太医,还是本朝的特例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被问起,却是一副“打死我也不说”的神情。
  
    成小归盛名之下,更为用功,开始遍尝百草,发奋著书,要成为一代名医。却正是因为这,让众太医恍然大悟,窥见了端倪。
  
因为有一次成小归中了毒,众太医给他看病。皇帝亲临,就守在床边:“治不好……”众太医很是习惯地在心里接道:“治不好你们给他陪

葬。”谁知朱小明陛下目光深沉,说出来的却是:“治不好,我给他陪葬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